找回密碼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投資>資訊詳情

40萬億!全國31省份推出基建項目投資藍圖(附表)

更新日期: 2020年03月06日 來源: 澎湃新聞、21世紀經濟報道 【字體:
摘要:當前,多數地方政府已公布今年的投資計劃,在疫情的重壓下,各地方紛紛提高基建投資力度提振經濟。據我們不完全統計,除天津、內蒙古、新疆、海南、遼寧、青海等地尚未公布整體投資計劃外,全國其余省份所公布投資總額已經超過40萬億元。

2020年開年,面對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的緊迫壓力,為完成經濟增長既定目標,各地方政府均出臺了相比往年更為龐大的投資計劃。這些投資計劃中,傳統交通、能源等大基建項目仍占據主要位置,同時不少省份強調了5G基礎設施等“新基建”投資,還有省份針對疫情提出加大公共衛生方面投資。不過,這并不是2020年一年內的投資金額,而是地方政府開出的多年投資計劃清單,并不一定100%都會完成。

近期,與傳統基建密切相關的水泥行業被業內看好。中金公司宏觀組就發布報告,預期在需求端受逆周期調節加高節奏趕工支撐的背景下,水泥板塊估值亦有望受到明顯提振,全年需求有望增5%,水泥龍頭業績有望全面超出市場此前預期。

31省份開出超40萬億投資“大單”?

當前,多數地方政府已公布今年的投資計劃,在疫情的重壓下,各地方紛紛提高基建投資力度提振經濟。據我們不完全統計,除天津、內蒙古、新疆、海南、遼寧、青海等地尚未公布整體投資計劃外全國其余省份所公布投資總額已經超過40萬億元。

在今年的特殊背景下,近期發布投資計劃的幾個省份的共同特點則是為應對疫情加大了公共衛生方面的投資。如黑龍江就強調要把公共衛生防控能力、物資儲備體系、公共環境衛生等補短板項目納入“百大項目”。安徽提出準備推進一批應急醫療救治設施、傳染病防治、疾控體系和基層公共衛生體系建設項目。

不過,湖北省由于收疫情影響較大,此前提出的2020年新開工項目299個總投資9570億元能否如期完成尚存懸念。

資金來源方面,多個地方政府提出要積極發揮社會資金作用,用好地方政府專項債。據財政部3月4日最新公布,截至2月底,2020年發行地方債券12230億元,全部為新增債券,完成中央提前下達額度(18480億元)的66.2%,其中一般債券、專項債券分別發行2732億、9498億元。

財政部同時明確,下一步將繼續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決策部署,進一步發揮積極財政政策的作用,全力保障地方債券平穩順利發行,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

? 新基建,新在哪??

梳理今年各地方政府所發布投資計劃可以發現,“新基建”漸成日后投資新趨勢。截至目前,已有25個省市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及新型基建,其中21個地區表示推動5G建設與布局等相關工作。

廣發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郭磊表示,從結構上來說,雖然傳統基建仍占絕對比重,但從1至2月地方政府專項債比重看,新基建比例已經顯著上升,預計廣義上的新基建占基建比例可能將為15%左右。

如何定義“新基建”?主流觀點認為新基建主要包括以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為代表的數字型基礎設施建設。還有機構將新基建劃分為七大領域:5G網絡、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

2018年末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大城際交通、物流、市政基礎設施等投資力度,補齊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短板”。自此,“新基建”的概念開始逐步升溫。

近期,“新基建”更被高層頻繁點名。3月4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強調,要選好投資項目,加強用地、用能、資金等政策配套,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要加大公共衛生服務、應急物資保障領域投入,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要注重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

此前,1月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則要求,要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出臺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投資支持政策,推進智能、綠色制造。更好發揮民營和中小企業在制造業投資中的作用,鼓勵企業加大技術改造投入,運用先進適用技術升級傳統產業,推動重大創新技術和產品應用、工業基礎能力提升、新動能成長,提高勞動生產率。

相對于傳統鐵路、公路、機場、能源等所謂“大基建”概念,新基建更為強調增長與創新的相互促進,不少新興產業的發展都離不開新型基礎設施的完善。

恒大研究院任澤平認為,對沖疫情和經濟下行最簡單有效的辦法還是基建,“新基建”有助于穩增長、穩就業,釋放中國經濟增長潛力,提升長期競爭力。他認為,啟動“新”一輪基建,關鍵在“新”,要用改革創新的方式推動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而不是簡單重走老路,導致過剩浪費和“鬼城”現象。未來“新”一輪基建主要應有四“新”:即新的地區、新的主體、新的方式和新的領域。

任澤平強調,新基建應聚焦長三角、粵港澳、京津冀等城市群都市圈,推進軌道交通、城際鐵路、教育、醫療、5G等基礎設施建設,要進一步放開基建領域的市場準入,擴大投資主體,尤其是有一定收益的項目要對民間資本一視同仁。基建投資方式上要規范并推動PPP,避免明股實債等,引進私人資本提高效率,拓寬融資來源。

國家部委層面,新基建已經提上日程。國家發展改革委秘書長叢亮近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疫情暴露出我們在社會治理、公共衛生設施、應急能力建設、物資儲備體系等領域還存在一些短板弱項。短板就是下一步投資增長潛力所在,就是發展空間所在。我們將以更大力度、更加精準地補短板、強弱項,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

工信部2月22日召開電話會議強調,基礎電信企業要及時評估疫情影響,制定和優化5G網絡建設計劃,加快5G特別是獨立組網建設步伐,切實發揮5G建設對“穩投資”、帶動產業鏈發展的積極作用。

萬億投資錢從哪里來?

項目投資清單已定,接下來就是與疫情賽跑,如何把損失“搶”回來?

為確保疫情過后一批重點項目立即開工復工,各地可謂開足了馬力。河北省要求各市領導包聯536項省重點項目,務必要在6月底前全部實現項目開工建設。黑龍江實行“百大項目”即報即審即批,幾天時間利用9條政策容缺審批了18個重點項目。

不過,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都提到同一個問題:萬億投資,錢從哪里來?

從已披露的信息看,不少地方的項目投資額較往年有所上浮。與2019年相比,重慶2020年重大建設項目個數、總投資均提高30%以上,特別是新開工項目個數、總投資分別提高近70%和40%。江蘇年度計劃投資5410億元,比上年增加80億元。

聯訊證券宏觀及固定收益高級分析師楊為敩告訴記者,地方政府獲取項目資金的方式一般有兩種,一是財政撥付;二是通過多種渠道籌措,目前大概占到45-50%的比重。其中后者主要包括一般債、專項債,平臺債、平臺貸,PPP等。

“但現在財政收入和基金收入下降,地方政府財力本就吃緊,預計財政資金空間有限。”楊為敩說,接下來就看融資渠道的空間有多大。

2月24日,財政部部長助理、黨組成員歐文漢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財政部將擴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規模,按照“資金跟著項目走”的原則,指導地方做好項目儲備和前期準備工作,盡快形成有效的投資。

不過,地方債空間也有限。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介紹,經過2008年底四萬億經濟刺激,我國的宏觀杠桿率從142%增加到2017年的256%。當時形成的部分地方債,到現在還在化解。

預計地方專項債將升至3萬億元?

在新基建成為關注焦點的同時,也有經濟學家提出應謹慎看待需求端刺激。國內市場對此輪基建投資看法不一:

中銀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對記者表示,疫情過后基建是經濟增長最重要的穩定器。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任澤平也呼吁應當啟動“新”一輪基建;

另一方面,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刊文稱,疫情對中國的沖擊主要在供給方面,當下中國經濟的主要問題是復工復產過慢,而非需求不足。用刺激需求來解決復產不夠供給不足的問題,無疑是緣木求魚,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導致通脹高企,杠桿上升,投資效率低下,金融風險上升等種種問題,應謹慎面對。他認為,上一輪刺激政策直到2018年才逐漸退出,現在離上一輪刺激的時間較短,開啟新一輪刺激的邊際效果可能會大打折扣。不過陸挺建議,這次疫情暴露出中國不少大城市缺少基本的防疫設施和能力,疫情之后可在一定規模以上城市新建永久的而非臨時的防疫中心兼傳染病醫院。從而做到既拉動內需,又做到防患于未然;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團隊則認為,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時候,基建肯定會發力,但融資端依然有很多約束,再加上疫情對開復工的節奏構成較大影響,對今年基建總量增長不應有太高預期。專項債可能是今年基建發力的主要來源。今年專項債投向基建的比例會有所提升,2019年專項債中有26.16%投向基建領域,預計今年該比例會抬升至40%,那么專項債投向基建的資金規模將會達到1.2萬億,相比去年增加一倍以上。

徐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疫情過后基建是經濟增長最重要的穩定器,基建投資增速如果能夠顯著回升,對經濟有正面帶動作用,效果會比較明顯。他分析稱,2013年至2017年間,中國基建投資增速曾一直維持20%高位,2018年后開始迅速降低,現在看,今年基建投資增速肯定要回升了,如果能回到20%高位,對經濟將有非常明顯的帶動作用。針對資金來源問題,他認為,基建融資仍以發債為主,第一是地方政府專項債,2020年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有望達3萬億元;第二是銀行、融資平臺城投債等其他融資方式。當然,發債必然會帶來債務的上升,但是我們要看到,中國還是個儲蓄過剩的國家,債務的上升有其合理性。而且,基建投資對于提升地方的長期競爭力有很明顯作用,所以只是回報期限比較長,用發展的眼光來看,債務的負擔是不算重的。所以我覺得不應該把債務視為基建投資的瓶頸。徐高認為,此前針對地方政府的去杠桿政策有需要調整的部分。“地方政府發債有其合理性,盲目去杠桿是不恰當的。現在經濟面臨疫情的沖擊,接下來我相信政策會做出相應的調整,保證基建投資合理的融資需求得到滿足。”

數字水泥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數字水泥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數字水泥網”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數字水泥網”。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違反者本網也將依法追究責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盡快來電或來函聯系。

相關文章
  • 暫無資料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历史数据 北京pk拾技巧图解 黑龙江p62结果 甘肃11选5选号技巧 贵州麻将下载 四川快乐十二图表助手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app 河北快3开奖结果公告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5分彩 实体美女麻将单机游戏 精准一尾中特怎么区别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 江西快三一定牛 福彩3d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查询